昨天車禍了,對方闖紅燈。在死角處撞上。要倒下去時我心裡還想著「要保護頭部」,結果倒下時左鎖骨斷成三段。沒想到會這麼嚴重(因為對方沒什麼事,只有我痛到要上救護車),但沒大出血已經是萬幸了。(躺在地上時一直覺得擦傷的地方很熱很熱,那是流血的熱度)


本來週末有兩個聚餐、下週有一趟旅行,現在全部取消了。超不爽的。雖然身體很痛,但在醫院時,一直沒有真實感;好像還沒接受自己受重傷這件事時。聽說割腕的人是藉由疼痛萊重新體認自己活著,但我儘管覺得很痛也不覺得自己活著的真實感。不過還好我活著,我還不能在這時候、這地方死去勒。原本以為會直接手術,結果醫生說我還在可以自行痊癒的程度,要我先回去靜養,回診再看有沒有開刀需求。雖然因為我右半邊幾乎沒事,右手可以打字報平安,但其實我沒想到會這麼嚴重。真要說,我也沒飛出去,不過是撞到後跌倒被機車壓住了,現在想想也許被機車壓到才是最嚴重的?可惡,好痛喔。闖紅燈個屁啦混帳!老爸老媽的反應也讓我很怒,居然還怪我沒有看路,死角啦看屁啦闖紅燈個屁啦,都已經很痛很雖小了還一直對我嘰嘰歪歪,是不懂得要先安撫傷者的心情嗎?都已經很痛了還要讓我大吼大叫大哭,為什麼都不懂得在正確時機說出最適當的話呢?對方一家子趕來探望時,居然還安慰對方不要太在意,他媽的他怎麼可以不在意!法律責任他也站不住腳的啦!他媽的不安慰自己受傷的女兒去安慰造肇事者的腦子倒底是裝了什麼阿!到底是誰比較想哭啊!
本來朋友要趕來探望,不過因為不用住院,就沒請她們過來了。還是要在此感謝小雞跟小太陽,真的。
回家後也是折騰了一番,今天才是第一天而已。我還有三個月要熬。
真他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y 的頭像
Nighty

=The.Words.of.Nighty=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