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精金之所以為精,但以其成色足而無銅鉛之雜也。人到純乎天理方是聖。金到足色方是精。然聖人之才力,亦有大小不同。猶金之分兩有輕重。堯舜猶萬鎰。文王孔子猶九千鎰。禹湯武王猶七八千鎰。伯夷伊尹猶四五千鎰。才力不同,而純乎天理則同。皆可謂之聖人。猶分兩雖不同,而足色則同。皆可謂之精金。以五千鎰者而入萬鎰之中,其足色同也。以夷尹而厠之堯孔之間。其純乎天理同也。蓋所以為精金者,在足色,而不在分兩。所以為聖者,在純乎天理,而不在才力也。--王陽明傳習錄.薛侃錄.99

「只論精一,不論多寡。只要此心純乎天理處同。便同謂之聖。......後儒只在分兩上較量,所以流入功利。」--王陽明傳習錄.薛侃錄.107

 

================借喻的分隔線================

 

 

 

評斷別人的愛(*)的表達,是不應該的。
批評是一種狹見,每個人喜歡的事物不同,如果以客觀之名行歧視之實,只是自我滿足。
當然,就像政黨立場不同,支持者難免會有敵對態度,如果只是私人朋友之間的小抱怨,避免公開引起筆戰,我想這也是合情合理的。
尊重別人是首要條件。反對也不一定要強烈激進別人才聽得到。有時你只需表達:這樣阿,我喜歡的跟你不一樣。 

那麼,同好之間呢?就算彼此的愛是一樣的,表現方式也會有個人差異。
因為別人看到的藍天跟你看到的藍天有所出入,就說別人的藍天不美,那也是霸道。
如果因為別人描繪的藍天沒有半片雲,就說那稱不上是藍天,那也是傲慢。
話又說回來了:藍天什麼時候輪到你做標準審查員了呢?
人都是互相的。 

 

 

給那些在愛中創作的,不要因為你的愛受到不恰當的批評而放棄去愛。
也許有人會反駁:如果你真的有愛,無論是繪圖或寫作都應該要表現的很好。
是,這不無道理。但也不代表可以隨意比較、否定別人的努力。
而那些既不繪圖或不寫作的人,他們就不能去愛嗎?
他們將自己變成所愛的化身,全心全意投入在詮釋所愛的角色身上,這樣的愛就不及格了嗎? 
舜的厲害是孔子學不來的,大禹的成就也沒有被文王超越。所以他們就很差勁嗎? 是在爭什麼高下呢?

 

千兩金子是金子,一兩金子也是金子。
圓形的金子是金子,方形的金子也是金子。

都是金子,有什麼好爭?還不如去愛。 

 

 

*此處指對二次元動漫角色的愛好,包含角色或是配對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