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款遊戲感興趣的地方在於玩家評論「燃」、「感動」這一類的標記,看簡短的人物介紹時,我還以為女主角是一般的貴族大小姐,男主角是一般的暗殺者,但是又看不懂彼此是對方的保護者是什麼意思,然後女主角從仕女變成貴婦人後,為什麼只有她會有H事件什麼的...........雖然搞不懂人物關係,但這也不要緊,反正之後故事就會解釋了。


*請注意本遊戲為成人向,不過主線劇情與H事件是完全分開來的,除了女主角衣服比較暴露之外,不用擔心玩到一半爸爸媽媽闖進來怎麼辦(基本上(咦

*分隔線以下內容含有大量劇透,極可能會破壞遊戲樂趣。若看完OP後對故事有興趣,強烈建議自行跑過一輪。內文僅介紹主線劇情,H事件就留給玩家自行探索。

*人物名字為求打字方便,故以中文譯音;劇情解釋可能有誤,另求指正。


 

「幕間00」

故事一開始是魔女對暗殺者的詛咒,說以後暗殺者的世界只聽得見謊言而聽不見真實。

史帝拉角度的幼年回憶自述,得知史帝拉和娜蕾朵從小一起長大,親如家人但沒有血緣關係,那時兩人所待的「學院」有要求學生寫日記的規定,娜蕾朵從那時就開始寫「真實的日記」與「謊言的日記」,娜蕾朵很會說謊也很會看破謊言,也是從小就開始的。有一天藏有真實日記的書櫃弄倒了,掉出大量的書本,娜蕾朵哭著說「這種事情,已經不想在做了」,史帝拉不知所措地安慰她,兩人立下一個約定,無論娜蕾朵說什麼,史帝拉一定要照做。(我不太明白娜蕾朵為何而哭,真實的日記,應該是那個充滿中二爆發名稱的標題吧)


 

「幕間01」

史帝拉表面身分是城塞主納魯威家的畫家,實際身分是負責諜報活動的暗殺者,史帝拉表面上的工作是畫家,由於只有他一個人住在貴族給的大屋,所以庭院修剪的工作都要自己來,誤認他是庭院師的人比知道他是畫家的人還要多。在他所住的城區外,有一個小城區主要是貴族和商人所居,一般人沒有通行證是不能過去的,史帝拉當然不行,但嫁給貴族的娜蕾朵卻是住在小城區,他們只有每週六才能見一次面,只有在這個時候,他們才會回到兩人從幼年就熟悉的關係裡。(娜蕾朵撒嬌著要史帝拉摸摸頭的溫馨搞笑劇情,真的是要萌的我一臉鼻血了)貴族之間常常會有情夫情婦,娜蕾朵和史帝拉的關係是被她的丈夫雷古利亞所許可的,似乎是因為史帝拉跟雷古利亞兩人私底下做了一場「交易」。這場交易的內容,要到後面才慢慢明瞭。

從這一章開始有人物的立繪,不得不說我很感動製作者的用心。立繪的角度並不是死板板的正面對著玩家,對話框也不是死固定在畫面上,隨著人物的動作出現不同的移動,側背對玩家/另一個角色也會將人物的大小做出距離感,背景不再是一張平面圖,充分地利用了空間的立體性製造出「場景感」。這其實不是什麼很難的技巧,只要多畫幾張立繪就好了,但相對於那些只有表情變化或呆板的肢體動作,這款遊戲從一開始就很用力在臨場感的表現上,我很感動。
再來就是配音,男主角有配音,而且諸多配角也有配音,這真的是很用心在灌溉這部作品。一般來說,同人自製遊戲沒有配音很普通,或是通常只有女性角色,但是連男主角、男配角都有專人替他們說話,光這點驚喜我就願意繼續關注該社的作品了。


 

「幕間02」

在這邊提及了桑古利亞家跟納魯威家的貴族聯姻關係,雖然跟後面的劇情有關,但我的日文能力沒有完全看懂,所以不胡亂解釋了。雷古利亞原本是史帝拉的雇主(諜報依賴方面),他對史帝拉的態度更接近於親友,與娜蕾朵結婚之後,三人的關係變得比較複雜(史帝拉跟娜蕾朵是有肉體關係的),但他也毫不在乎。雷古利亞談及了一些政治方面的事情,隸屬於艾夫爾黑姆國的「十騎士」為了參與12月底的晚宴之護衛工作,會對史帝拉的任務造成妨礙:十騎士的零位,拉貝達.多拉貢(以下通稱眼鏡)與他的搭檔人形刀器姬櫻。不過此時的眼鏡和姬櫻並沒有跟「暗殺者」的史帝拉見過面,三人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畫家」史帝拉上,因為史地拉在大白天也可以若無其事的喝酒而在旅館認識,之後又因為旅館沒有馬廄而將馬寄放在史帝拉的大屋裡,三人其實是頗為友好的。

姬櫻的個性並不如她外表所見是個大和撫子,相反地,無憂無慮的傻氣,沒有惡意的輕浮,一不小心陷入自己世界的妄想癖,是個有趣甚至搞笑的人物。不過說起搞笑,果然還是眼鏡,過於正經八百反而好笑。(除了某幾個場景帥了幾回)眼鏡和姬櫻在早先的作品已經出現過了,兩人的個性應該是早就定型的吧。

這一章史帝拉跟娜蕾朵在吃飯時的互動非常精采,吃醋的娜蕾朵中二妄想爆發滿點(自演乙),張惶失措的史帝拉道歉連發,一連串的對話幾乎是自動進行,玩家還來不及反應劇情就過去了(笑)害我想重看都沒辦法,真是一刻都恍神不得阿(笑)
有興趣的人可以直接參考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wu-oXKVBY3Y
(*抱歉沒有聲音)


 

 

「幕間03」

依舊是充滿歡樂與爆笑的偷情日常,史帝拉不小心說了娜蕾朵胖這樣的話,娜蕾朵的暗黑制裁模式又開啟了,把嗜酒如命的史帝拉的珍藏美酒放入大量砂糖並喝掉,這種糟蹋美酒的行為對史帝拉來說無疑是種凌虐(笑)

下午姬櫻來訪,居然和娜蕾朵玩起了妄想戰鬥,練習各種招式聽起來就很強、但實質意義不明的必殺技(ex:暗黑神斬劍、黑琥珀.聖櫃墮天冥界焰擊.....)
各種爆笑(笑)


 

 

「幕間04」 

這回姬櫻來訪就避著娜蕾朵了,雖然作為一個道具讓人使用是盡其職責,但著實有點受不了呢。姬櫻問起關於娜蕾朵是否有耳疾(之前雷古利亞也問過類似的事),因為當別人說話時,她總是會盯著別人的臉/嘴巴看。這邊是一個重大的伏筆,待之後解說。

這一章是和平的日常。


 

 

「幕間05」

結束了夜晚的工作,史帝拉跟雷古利亞在酒館談及「毒蟲」與「藥」的事情。被學院送到這條街之前,史帝拉跟娜蕾朵就長期服用一種藥,是用來抑制體內毒蟲毒素的藥物,但是,娜蕾朵不知道自己生病是因為毒蟲的關係,為了讓娜蕾朵能受到良好的治療,以此為交易條件,史帝拉將娜蕾朵交給了雷古利亞,這件事情也當然是瞞著她的。問起最近的事,「啊啊,這麼說來,和娜蕾朵起了一點爭執。對不起對不起你搞錯了我沒有做不好事情啦真的什麼都沒做真的什麼都沒有請你不要殺我噫....!」雷古利亞的超快語速讓我笑炸了!!!!史帝拉重視娜蕾朵的感情表露無遺啊!!!!「說說看是怎麼回事。聽完再殺了你。」「希望你都聽了就不要殺我.....」史帝拉拿著修剪庭園用的剪刀架在雷古利亞脖子上(為什麼是庭院用剪刀啊喂)得知是因為下週起必須去拜訪其他貴族,要離開兩週時間,娜蕾朵提出帶著史帝拉一起去的要求,但想當然耳以立場來說是不行的,結果娜蕾朵就鬧彆扭整週都不說話。本以為娜蕾朵這週六不會回來,雷古利亞卻表示會和往常一樣讓她回去史帝拉那邊(真是心胸寬大的好丈夫啊)

雷古利亞為何娶娜蕾朵為妻,目前看來的理由只有喜歡她吧?至少很重視她的意志,不會逼迫她不願意的事情,也能明白她與史帝拉之間的強烈羈絆,所以三人才能維持結婚前的關係。雖說故事有提到雷古利亞是一名物盡其用的策略家,但至少與史帝拉之間是真誠的友誼。

後半段劇情跳到週末,姬櫻和娜蕾朵不知為何坐在她們的座騎上,一面笑著一面互視,明亮的表情卻激發出強烈的鬥氣,並問史帝拉誰才是最適合讓他畫下來的美人與良駒,修羅地獄的氣氛提升到最高點,眼鏡卻在一旁露出「加油」的眼神,還閃爍他的眼鏡光(笑)


 

 

「幕間06」

雷古利亞在遠遊途中遭遇強盜集團不幸喪生了。失去了實質的當家的桑古利亞家族今後的繁榮大概也無法持續下去了。突然成為未亡人娜蕾朵,現階段無法像往常一樣去見史帝拉,而史帝拉這邊也無法過去找她,只能從認識的畫家那邊打聽關於葬禮的始末。上週和雷古利亞一起喝酒的酒館,今天也和往常一樣的熱鬧。

城塞主寄來的信本身並不稀奇,但在這個時間點,似乎要說明些什麼。迪歐多爾,城塞主納魯威家的長男,並沒有和史帝拉見過面,卻表明自己很熟悉他的事情。受過暗殺訓練而能從聲音或肌肉的震動判斷對方是否說謊的史帝拉,只感覺到違和感而不知真偽。迪歐多爾表明接下來史帝拉的諜報工作將由納魯威家支派,被問到是否是他殺了雷古利亞,這個輕浮奸惡的男人笑著回應「我只是負責穿針引線,下手的是教會喔。」娜蕾朵原本也是要一起死的,不過現在被迪歐多爾所接收,說出自己已經「試過了」的下一刻,史帝拉已經站在他身後用小刀架著脖子了,最後因為被威脅娜蕾朵的生死而沒有下手。迪歐多爾向史帝拉提出一個協議,在12月24日城塞的晚宴之後,他就放了兩人,並且把藥給他們,在那之前史帝拉必須一直「工作」。史帝拉要求以迪歐多爾自己的名字,提出「繪畫」的工作。為了不讓娜蕾朵發現自己有所隱瞞,讓自己的謊言混砸真實,這是雷古利亞傳授給他的說話技巧。

習慣看人說話的娜蕾朵,今日很稀奇的不怎麼看著他說話。


 

 

「幕間07」

這篇提到一些伏筆。姬櫻說史帝拉的右腳是義肢,如果她沒有講,眼鏡根本沒發現到,因為對方的走路姿勢是非常自然。之後轉到娜蕾朵角度的回憶,提到史帝拉七年前曾受過第二次的大傷,數年治好後,他們兩人就被學院「廢棄」了。「他完全沒有變,如果說想吃大的那一塊,他就會把大的麵包讓給我;摸我頭,這麼說後,無論他有多忙,也毫無抱怨地伸出手來;猜拳輸了就要聽對方的話,會被怎麼樣都不知道,但只要這麼說就一定會是史帝拉猜輸。他開始畫圖,是我在沒有窗戶的學院的房間裡,和他說了想要看見沒有鐵窗的外面;他會握著刀子,是愚蠢的我那一天,和他說了「代替我」。於是直到今天他還是在畫畫,用那些畫騙我,直到現在他的手上還是握著那把刀。他真的是,一點都沒有變。我說什麼都會去做。一直,如此溫柔。」

娜蕾朵和迪歐多爾的對話中,有一段娜蕾朵聽不見,「你,除了謊話以外的事情,也是會說的嘛。」在這裡已經可以推論出故事一開始被詛咒的暗殺者不是史帝拉,其實是娜蕾朵,隸屬於白教會的學院,也可以視為培育殺手的祕密機關。

之後有某貴族向迪歐多爾「借」娜蕾朵,原本他還因為是星期六而婉拒,後來又不顧慮這點而答應對方。令人悲傷的NTR!!!(痛哭)史帝拉知道這週六娜蕾朵不會回來,取而代之的是收到了迪歐多爾的召喚信,要說明24號的任務內容、報酬及事前準備等等。原來迪歐多爾要策劃一場自導自演,史帝拉假裝是艾夫爾黑姆國的刺客,刺殺迪歐多爾失敗後逃亡,當然逃亡路線事先已經準備好了,等任務確實達成後,才會交予因應的報酬:越境許可證x2、毒蟲的驅除劑x1。這次對話,史帝拉終於發現這個男人之前說話時的不自然是出在哪裡,他就像是在演獨角戲一般,好像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其他人似的說著台詞,所以史帝拉才無法分辨真偽,但是這次談話才第一次出現了迪歐多爾本身。確認完任務內容後,迪歐多爾帶史帝拉進入一個充滿汗水和體液臭味的房間。


 

 

「幕間08」

借走娜蕾朵的貴族問史帝拉「你有好好把心意,傳達給那個孩子嗎?這樣,不是太可憐了嗎?」說完風涼話就走了(這混蛋)迪歐多爾讓史帝拉與娜蕾朵單獨相處到早上,連同房外的衛兵也一起帶走了。

史帝拉看見的是,雙眼被蒙住、被束縛具綁住身體、在豪奢的大床上睡著的娜蕾朵,想著兩人曾經約定過的事,不自覺摸起了娜蕾朵柔軟的長髮。被觸碰而醒來的娜蕾朵尋找著手的主人的位置,「你、好溫柔」「吶,說喜歡我」史帝拉聽不懂,她又請求「說你喜歡我。拜託。」史帝拉嚇了一跳,回答了『喜歡喔』,但娜蕾朵聽不到,「--?什麼嘛,無視我了。你,真是沈默寡言呢。」不小心「呃」了一聲,娜蕾朵卻聽得見,「哇阿,你的聲音,我喜歡。吶,拜託你,說果然喜歡我,說嘛。」
『喜歡妳。喜歡妳喔娜蕾朵。我最喜歡妳了。』
「哼....你的手明明這麼溫柔,為什麼,什麼都不對我說呢?好可惜。」眼睛被遮住的娜蕾朵,最後還是沒有把話語傳達到她那裡。這一段我哭了。感動的亂七八糟,心痛的亂七八糟。無法傳遞的真實,只有謊言的耳語。史帝拉珍惜娜蕾朵的那份太過純淨的情感,是這個汙穢的世界裡唯一的光。

 

之後史帝拉前往暗殺工作處,在這裡第一次和眼鏡打了起來。戰鬥敘述加上流動的畫面,很燃,眼鏡也第一次帥了一下。這邊插入了一段眼鏡的回想,是關於艾夫爾黑姆女王委託他找出當年是誰殺了「魔女」,並要打聽出與魔女有關的各種情報(似乎是因為魔女有可能懷有前王的孩子),暗殺者可能就潛伏在城塞的城區裡面,近兩個月抓到的18名暗殺者都不知道魔女的事情,他相信今晚的暗殺者一定跟魔女有關,但還是讓對方脫逃了。隔天兩人到史帝拉的大屋拜訪,提及昨夜被襲擊的貴族家,史帝拉裝傻說著找不到犯人嗎這類的話,眼鏡回答雖然沒看到樣子,但是姬櫻提過那個獨特的移動方式,為了詢問魔女的事情,眼鏡不想打草驚蛇。史帝拉承認自己是白教會的暗殺者,卻沒有殺過像魔女這樣特殊的人,姬櫻也回想起自己似乎知道他們說所的魔女是誰,而將情報分享出來。本來膚色就很白的史帝拉似乎變得更蒼白了,他問「舉例來說,只聽得見人們的謊言,卻聽不到實話,這樣的?」姬櫻沉默了一下,「魔女也有那種力量。」

之後他們再拜訪史帝拉,也見不到他了。眼鏡必須去辦公的時候,姬櫻在前庭遇到了娜蕾朵,娜蕾朵提到晚宴過後就要搬家了,他們之後也會回國,感到有點寂寞。兩人聊著各式各樣的話題,走在中庭裡。姬櫻單刀直入的問是不是娜蕾朵殺死了魔女,娜蕾朵則說起了暗殺者時跟魔女的接觸。(這邊有一段對話我不是很確定,魔女似乎有生下一個孩子,而那個孩子之後被娜蕾朵帶走了。如果真是如此......)娜蕾朵回憶起小時候在學院的事情,那時候她就發現自己聽不到真實的話語了,姬櫻問她當初為什麼要離開史帝拉,她說了一堆理由都被反駁是謊言,最後她說:「因為,只有史帝拉的『喜歡』,我聽不見。」

 

時間來到晚宴,姬櫻想要約眼鏡跳舞卻開不了口,娜蕾朵教她跳舞,幫助她跟遲鈍的眼鏡,準備離開大廳時被一個年輕的貴族搭訕,兩人看著娜蕾朵的身影時發現有一黑影穿梭在人群之中,大廳有100多人卻沒有人注意到,一招聲東擊西,黑色人影已經追丟了。

(數分前-娜蕾朵視角)那名年輕貴族從迪歐多爾那邊聽說了她的事,她一下子就知道是今天的「工作」了。要離開大廳的時候,有一個在耳邊說話的氣音,對方說了什麼,但她聽不見,同時大廳騷動起來,娜蕾朵的心中也不安起來,明明應該要逃跑,她卻拼命擠進去裡面,然後聽見了一名女子的尖叫聲。在她眼前的是,被狹持的迪歐多爾,和腹部被迪歐多爾的劍刺中的暗殺者。是史帝拉。說什麼自己要代皇國艾夫爾黑姆之名殺死迪歐多爾,這樣的謊言,她聽得清清楚楚。

 (史帝拉角度)史帝拉和迪歐多爾竊談關於計畫的事,忍著腹部的疼痛,想著和娜蕾朵一起逃到外面之後的事情,此刻娜蕾朵從人群中出來,站在史帝拉面前,「為什麼要說謊,史帝拉。」,他心想著糟糕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娜蕾朵一面流淚一面悔恨自己沒有保護他的力量,大叫「幹掉他們!史帝拉!幹掉他!」--史帝拉帶著笑容回應。

 

回過神來,迪歐多爾的脖子上插著一把小刀,在旁圍觀的貴族們,接連噴出血花紛紛倒下了,迪歐多爾注意到那些貴族被擊潰的順序,與娜蕾朵的「客人」是一致的。他是刻意選擇她的敵人而殺的。「厲...害阿,一己之力調查到這樣....」語畢,也倒地不起。史帝拉下一個目標是剛才向娜蕾朵搭訕的年輕貴族,但卻被眼鏡防衛住攻擊,兩人的眼神交會,娜蕾朵要眼鏡別妨礙史帝拉,但眼鏡身為艾夫爾黑姆國的騎士,有義務要洗刷這個黑鍋,「幹掉!所有人!所有人所有人!幹掉他們!史帝拉!」娜蕾朵下達這樣的指令,眼鏡問他為什麼要殺死迪歐多爾,違反約定是拿不到藥的,但史帝拉不改笑容地說「我違背娜蕾朵,這樣的事情,是不會有的。」眼鏡做好架勢:「--我明白了。」

接下來是一段燃到爆炸的自動進行的戰鬥劇情,BGM整個燃!!!!高潮迭起的精華之一,原汁原味就請自行體會吧。眼鏡好帥,但史帝拉更是帥到掉渣!!!!!這段劇情我一直在尖叫!!!(欸)史帝拉擅長一擊斃死的暗殺術,眼鏡追不上他的移動速度只能防守,但由於史帝拉有傷在身,漸漸可以感覺到攻勢變慢了,雖然很訝異他還可以繼續活動,眼鏡也靜待出手的時機慎重行事。【同一時間,艾夫爾黑姆皇城】一位騎士向女王稟報畫家/史帝拉的真實身分,女王以為又是得到「暗殺者」這樣的調查,要他們多注意的是另一個女性/娜蕾朵和魔女的部分,結果卻查出他是『ノッキング˙スワロウ』,女王震驚這號人物不是應該早死了嗎,七年前白教會的死亡報告,調查過後確實是在當時受到了非常嚴重的負傷,因為腦部曾經受到挫傷,意識操作的藥物對他已經無效了。(擁有單槍匹馬阻止黑妖精的侵略的實力,如果真的是本尊的話,那根本是非人類的怪物。)「那個人現在,正在晚宴的中央」騎士表示。「希望不要帶來災禍就好了阿。」女王無奈的說【回到眼鏡這邊】在姬櫻幫忙提醒下一波攻擊的位置時,卻突然聽到娜蕾朵指示相反方向的干擾戰術,娜蕾朵判斷出史帝拉的攻擊位置,並說出相反的位置來混淆敵人的注意力,眼鏡急問姬櫻這豈不是很厲害,「這很厲害阿!連魔女阿蘭特也做不到的!」,原本變慢的攻勢又突然變快了,傷勢對他的影響就好像無事一般,盔甲上的刀痕與肌膚的割傷愈來愈多,眼鏡除了防守什麼也做不到!史帝拉使出了必殺技「短刀術˙燕尾蝶嵐光舞踏」!極速移動的黑影包圍了他,極至近距離精密突刺連擊,無止盡地向眼鏡的四肢或身體狂攻!在史帝拉取得絕對壓制權的時候--「咳!」聽見了吐血的聲音,是負傷嗎?「不,那不是從口噴出血的傷,那是....」姬櫻回答。是白教會的毒蟲。就算如此,史帝拉還是不動於色,在眼鏡的視野裡有變化的,是沾上鏡片的血珠飛沫。被挑掉肌腱的手腳,腹部出血的傷口,體內的毒蟲,刀鋒也沒有失去分毫精細。眼鏡以自己的盾作掩飾,將刀刺過盾掠劃到史帝拉的臉頰,透過傷害自己的身體成功地影響到對手,在史帝拉靠近的下一擊,眼鏡將史帝拉的右腳義肢給破壞了。娜蕾朵睜大眼睛發不出聲音。跪在地上的史帝拉以左腳作軸心支撐身體,手裡的刀子還是緊緊握著,雙方都擺好架式,在他握好刀子準備向前突擊的那一刻--「史帝拉,快逃!」 大廳的人們聽到響亮的破碎聲,被酒杯和食器滑落的聲音所吸引了目光,原本直盯著眼鏡的史帝拉已經不見身影,他所保護的那名女子的身影也消失了。

暗殺者離去的大廳,城塞主叫來醫生治療在這場騷動中受傷的人們,負責警護的騎士被招待來保護貴族,卻讓貴族受傷,也被暗殺者逃跑了,著實是嚴重的失態,但是城賽主認為他已經盡力而感謝眼鏡。城塞主所屬的畫家居然是暗殺者,這將帶來不穩定的問題,得到了這個國家的貴族的弱點,可能是艾夫爾黑姆派貴族的勝利。為此,眼鏡反而還受到了褒獎。眼鏡覺得逃走的娜蕾朵他們輸了,輸給了放走他們的自己。現在整座城都加強了警備,正當他想著被捉拿只是時間的問題--碰!傳來巨大的爆烈聲與衝擊,火藥炸開了城壁的大門,眼鏡和姬櫻衝往高台一看,鋼鐵的內側兩門向左右敞開,然後聽見了熟悉的馬匹的叫聲,白色的馬車以飛快的速度在石板路上狂奔,握著韁繩的是一頭金髮藍裝的貴婦人。握著韁繩的娜蕾朵一點受傷的痕跡都沒有,他用那隻腳突破了那樣織密的警戒網,保護了她。馬車奔馳的前方,外壁的大門正在把吊橋升起,但馬車絲毫沒有減緩速度的打算,眼鏡握住刀化的姬櫻與另一把劍,將雙刀丟出去破壞吊橋的鐵鍊,在那一瞬間,娜蕾朵向著姬櫻笑了--


 

「後日談」

 在寬廣的草原上,換過衣服的娜蕾朵想著連一張通行證都沒有拿到,該怎麼辦才好呢?「哎,算了,你就躲起來吧,這是你最擅長的事吧。在我說好之前,都不可以出來喔?」一面說著眼鏡與姬櫻的事情,一面計畫之後要去艾夫爾黑姆拜訪他們,「接下來要怎麼辦呢?做什麼呢?去哪裡呢?吶,史帝拉。史帝拉。你有在聽嗎?要考慮的事情有一大堆喔,史帝拉。史帝拉。」「什麼?我聽不見。」「沒問題的,不論去哪裡,我們都會一直在一起的,娜蕾朵。」氣氛一變,地平線的遠方出現了一支騎士軍;那是白教會的肅清聖騎士隊。娜蕾朵楞住了。史帝拉二話不說拿出小刀,刺向右大腿,發動義肢內的機關,以刀刃為腳,他單腳跪在馬車頂上,兩人目光交會,馬車直直衝向前方。沒錯,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在他們的面前了--

 

(全劇終) 


 

幕間08的劇情特別長,也特別熱血,不小心寫了太多劇情......但重新仔細看過後發現有些地方是第一次玩時沒有看懂的,看懂之後就感動到亂七八糟(已經沒有形容詞了)娜蕾朵和史帝拉之間的深厚羈絆非常刺中我的死穴,兩人表達重視對方的方式也看得我又愛又痛,暗殺者模式強大全開的史帝拉真是帥到我耳朵也要噴血了(欸)。後日談史帝拉一開始沒有回應,我還以為死掉了而嚇一大跳,而且看到白教會出來的那一瞬間,我心都涼了,幸好最後是一個熱血的HAPPY ENDING(痛哭)果然還是HAPPY ENDING最治癒了!!!!在這個本篇的後日談之外,回到遊戲選單還有另外兩個後日談,另外還增加了聲優們的訪談,這些就保留給玩家自己去看吧!!

(有機會再放上完整的遊戲視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y 的頭像
Nighty

=The.Words.of.Nighty=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