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羅索初期設定的妄想文,附帶一提副標題是「羅索技官不為人知的私生活大公開」(咦


 


  『I overdosed on you
  I overdosed on you
  Crazy but it's true
  Ain't nothing I can do
  I overdosed on you....』

  實驗室一向安靜地只有調和藥水或翻頁書本的聲音,此時卻不尋常地播放著搖滾音樂,而更不尋常的是那名女性居然還跟著音樂哼歌。
  「......這首歌哪來的?」
  「我直接在現場演唱會錄音的。你知道嗎?Antagonist這個重金屬搖滾歌手。」
  「沒興趣,雜碎的鬼吼鬼叫。受不了妳那低俗的音樂品味。」
  本以為是對方一時興起,但這首歌已經整整一天、重複不下百回,本來就毫無耐性的羅索無法繼續保持沉默,容忍她這麼久已經是奇蹟了。
  「夠了,把它關掉!我聽到都快吐了!」
  「是嗎?歌詞寫得不錯阿,我很喜歡那種愛太深而無可奈何的迷戀,狂熱近乎瘋狂的感情,呵呵,沒想到Antagonist也是性情中人。」
  「雜碎,不就是一個雜碎!怎樣都好,把音樂關掉,我沒辦法做實驗!」
  「怎麼能說是雜碎。既然如此,我自己聽。」
  「不准。把檔案刪掉。」
  「為什麼?」
  「妳會分心,我也不喜歡有人無視我的存在。」
  「你自己不就無視他人活在自己的世界嗎?」
  「不要跟我頂嘴,瑪格莉特。在這間屋子裡,我就是規定。」
  她逗趣地盯著這個男人埋頭於研究。
  「愛現又怕羞。」
  羅索的動作停了一下,不由得皺起眉頭。
  「妳剛有說話嗎?」
  「我說,我很意外你的音樂細胞這麼好。這份才華無可否定的優異,完全不輸給你身為工程師的能力。」
  「啥?」
  「編曲、寫詞、演唱、後製一手包辦,名副其實的一人樂團Antagonist,其實就是你吧,羅索?」
  「妳耳朵有問題嗎?那個雜碎的鬼吼鬼叫,哪裡像是我的聲音?」
  瑪格莉特瞇細眼睛,比平時更加溫柔可人的笑容,瞬間石化了羅索。
  「你以為變聲處理器在我面前有用?」
  心臟頓時跳漏了一拍,又急速加劇。別說是額頭了,手心冒出的汗差點讓燒瓶從手中滑掉。這真是渦《吉.艾》爆炸等級的失誤。羅索完全漏算了漂浮記錄儀具備重組聲波的性能。羅索一直在懷疑她從何得知演唱會的訊息,也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居然會參加,從來沒有人發現過他私底下進行的秘密活動,甚至認出Antagonist的真實身分什麼的......
  也許是套話陷阱,絕對不能承認任何事情,總之先裝死在說。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腦子被混沌物質融化了嗎?真可惜,妳原本是一個優秀的工程師。」
  羅索從實驗桌旁起身,在事情變得更不妙之前,他判斷應該要立即離場。雖然他想藏住眼神中那分驚恐,卻早已被看透。
  「不過,我還是覺得你平常的樣子比較好看。」
  漂浮記錄儀在牆上投影出一段演唱會的無聲畫面,瑪格莉特一面說「這是你吧?」一面將畫面放大。
  視覺系主唱抓著立架式麥克風激動地踩在音箱上高歌,過長瀏海遮住半張面孔,粉底塗遍慘白的皮膚,臉上化了多層次色彩的眼影和唇彩,耳側的一束辮尾以黑梅造型的哥德金屬製品作裝飾,耳洞、耳夾、耳環密麻麻約有十個,開襟毛皮大衣底下穿著貼身皮褲與極細高跟鞋,雖然是男兒身卻帶著相當曖昧的女性氣質。
  「透過肉眼還真認不出來,但是一用X光影像對照分析五官,比如眉骨這邊......」
  她像是在玩找錯遊戲一般露出津津有味的表情。
  羅索至今人生裡最大的荒唐,就是居然這麼輕易地讓把柄落入她手中。
  「吶,羅索。」
  他慌亂地抓了幾個文件夾和標本。
  「開會遲到了,我要去研議下次連隊戰鬥的注意事項。」
  「我想聽你唱歌。」
  「那台神奇漂浮記錄儀不是內建影音重現嗎?隨便妳聽個千百回。」
  「我要聽你親口唱。」
  ......這又是哪招?
  前腳跟後腳都已經踏出房間,關上門的手也幾乎要離開手把了,羅索打算裝做沒聽到直接走人。
  「不然,我就把Antagonist的真實身分公開,讓大家拱你唱歌也好。嗯,這樣好像比較有趣?」
  喂、喂、喂,別鬧了,這一點都不有趣!
  羅索幾乎要發飆了,想到瑪格莉特滿肚子壞主意的笑容,難保她不會真的這麼做。
  他在門外咬牙咒罵了十幾分鐘,最後回房將門用力關上,手頭的東西任意丟棄在旁,表情凝重且口氣粗暴地問:
  「我要怎麼做?」
  「別那麼兇。我只想要你唱歌給我聽,不行嗎?」
  「妳認真的?」
  「我想聽耳聽聽看。本人的歌聲一定更好聽。」
  就算是玩笑也夠惡劣了。
  「......不准錄音或錄影!聽到沒有!」
  羅索認輸地清清喉嚨,瑪格莉特絲毫不掩心中雀躍。
  「機會難得,唱什麼歌就讓我來選吧。」
  「別太得寸進尺......」
  「我想想,我要當『No.141』的第一個聽眾。」
  「No.141」是Antagonist最近才創作、尚未發表的新曲系列,鎖在層層加密的隱藏資料夾裡。
  她是怎麼知道這首歌的?連那些編曲到一半、填詞到一半的未成品也看到了嗎?從一開始,瑪格莉特就是為了這一步才故意玩弄他?突然領會過來的羅索,羞恥地恨不得當場死了算了。
  「不知道怎麼起頭嗎?我可以幫你放音樂。」
  說完,便從機器內傳出背景節奏。
  「喂,我說,瑪格莉特......」
  「對了,唱歌之前別忘記那句對靈感女神的感謝。」
  瑪格莉特壞壞地提醒他。
  天殺的微笑!為什麼她連邪惡的時候也笑得這麼迷人?現在羅索已經不想追究為什麼她連音樂檔案都有了。
  眼看著前奏即將結束,羅索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口:

  「--獻給我的月光愛人。」

 


(FIN)

 


 

====
|後記|
====

安安我是(N),大家想不想聽羅索唱情歌啊?(被分斷
羅索的技能幾乎都是歌名,順便利用了一下超量負荷(Overdose)的歌詞。附帶一提我還蠻喜歡名為愛情的毒品嗑藥嗑過頭的羅索(再度被分斷
其實花了很多時間想找一首抒情歌來配合,但不是情境不太對就是沒有歌詞可以參考。
比起羅索初設太驚人,更衝擊我的是羅索居然會唱歌(←明明這部份是腦補的
瑪格的羞恥PLAY有著雙關這點讓我超愉悅!超。愉。ㄩㄝ(ry
不過如果要認真考慮羅索的私生活是個創作歌手這件事,我會覺得他有可能只發表作品但從不在人前露面,保持高度的神祕感,不過這是要紀念羅索初期設定(?)的同人文,就不能違背視覺系重金搖滾歌手的設定了(誤(基於個人愛好我會傾向讓他成為迷幻電音DJ(夠了
然後我覺得羅索好兇喔(笑)對不起他只是個毒舌傲嬌(笑)
瑪格在我的故事當中通常是更加冷酷、淡漠(正經嚴肅向),這麼少女(?)的瑪格還是第一次,而且我也很少寫搞笑甜文,到底好不好笑、甜不甜呢?


話說我寫完初稿後電腦立刻藍機死當,一定是羅索病毒作祟(瑪格大大救命喔!

 


*Antagonist:羅索的稱號。雖然有點偷懶,但與其亂取還不如直接用官方資料好了。
**No.141:瑪格莉特的L1卡片ID,原本是用「月光」、「Moonlight」、「Moonshine」其中之一,後來覺得既然是還沒發表的作品,那就用編號代替比較有隱密性,另外也可以小埋一點扶
筆。


附帶歌曲:
(1)Can't fight the Moonlight
(2)Bruno Mars - Moonshine
(3)Jaqee - Moonshine
(4)Rod Carrillo & Ronnie Sumrall "MOONSHINE RISING"
(5)Fran Healy - Moonshine
(6)Apple Pie Moonshine Jake Owen
(把關鍵字打上Youtube就可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y 的頭像
Nighty

=The.Words.of.Nighty=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