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學園化,請慎。

 

 

Unlight-羅索x瑪格莉特-學園化日常

 

1

  「痛......!」

  羅索捲起右臂的衣袖,一片微紅的皮膚上塗抹了一層凡士林。

  「還好不是很嚴重的灼傷,下次處理化學藥品的時候,請你記得帶上實驗用長手套。」

  「麻煩死了。」

  他甩一甩右臂,感覺有點輕微的麻刺。

  「如果你不要每天都在疲勞狀態下進行實驗,這樣的小事故是可以避免的。」

  瑪格莉特收拾醫藥箱,寫了一張紙條囑咐他照顧傷處的注意事項。

  「每天浪費時間教那群小雜碎,根本沒時間進行自己的研究。這點妳最能明白不是嗎?」

  羅索看也不看就將紙條揉成一團,瞥見瑪格莉特冷淡的表情,他才不情願地塞入口袋。

  「是這樣嗎?連自己的身體都管理不好,是沒資格罵別人雜碎的,更何況他們還是你的學生。」

  「在我的私人休息時間,他們就不是我的學生了。」

  「沒錯,你需要休息一下。喝點什麼吧?我這裡有理事長上次送的高級茶葉,或是你比較需要營養飲料。嗯,也許我該準備一箱以防不時之需。」

  她無奈地拉退椅子。打開藥櫃的上層,翻找其中的物品,查看自己有什麼茶點可以待客。

  「我想要喝有瑪格莉特味道的水。」

  羅索面無表情地說。

  瑪格莉特一臉狐疑地轉過頭,不確定剛才聽見了什麼。

  「你說你要喝什麼?」

  「就是那個味道如蜜般甜美,氣味帶著誘惑的花香,只有叫做瑪格莉特的女人身上才有的東西。」

  「那是被文學家美化過的形象吧?我沒有那種東西。」

  她揶揄地微笑,但是羅索的表情依舊堅定,視線直直注視著她。他站起來,走到瑪格莉特的面前,輕靠著她的額頭,眼神銳利地像是要刺穿心靈深處,不禁使她心頭一震。

  「瑪格莉特,妳知道我想要什麼。」

  而她闔起眼嘆了一聲。

  「......我明白了。」

  得到這樣的回覆令羅索得意一笑。

  他的右手伸入瑪格莉特冰藍色的秀髮間,低聲喚著她的名字,兩人的唇逐漸貼近,瑪格莉特卻在此刻迅速轉身,邁步走向另一個置物櫃,留下錯愕的羅索。她將外層的藥箱、器械盒移開,從深處拿出一罐裝滿乾燥花的玻璃瓶。

  「平常我不會拿『瑪格莉特』招待人,但既然你堅持要求,我也只好拿出壓箱寶。」

  乾淨的鑷子夾取了兩朵小白花,分別放入茶杯中,加入熱水直至八分滿,淡淡的薄金色茶湯,飄蕩著清幽的花香。

  待水溫稍降,她從私物區取出一罐圓柱型的蜂蜜罐,倒了少許在湯匙上。

  「你說過你要加蜜對吧?」

  羅索無言地接過茶杯,小啜了一口,喃喃咒唸:

  「真有妳的......

  「你說了什麼嗎?」

  瑪格莉特細細品嚐花茶,溫柔地微笑回應他的自言自語。

 

2

  「瑪格莉特(Marguerite),有延命菊的別名。據說在每個月夜對瑪格莉特的花瓣說一句祝福的話,放進玻璃瓶,等瓶子滿了,每天喝這些花所泡的茶,等到一整瓶的乾花都泡完了,就可以擁有永遠的健康,生病也會痊癒。」

  像背出法律條例般,羅索的聲音沒有起伏。

  「沒想到羅索老師居然也會知道?你不像是這麼浪漫的人。」

  瑪格莉特不掩她的驚訝,挑高了眉。

  「關於植物學的雜學罷了。」

  不想被認為自己是那種會相信沒有科學根據的人,他倏地轉移了話題:

  「是為了妳那個瘦弱多病的弟弟嗎?」

  瑪格莉特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喝茶。

  「突然放棄攻讀量子物理學與量子力學,轉向研究分子遺傳學和醫學遺傳學,是因為他的病在現代仍無法醫治的關係吧?別人治不好就自己來治,很像死腦筋的妳會做的事。」

  兩人在學生時期就認識了,當羅索以跳級生入學尤拉斯理工學院的那一年,瑪格莉特擔任暗物質與暗能量課程的助教,彼此除了學術上的往來頻繁,私底下也認同對方的實力,經營出既是競爭對手也是研究夥伴的信任關係。一年後,瑪格莉特受邀進入潘德莫尼科學學會,成為眾所期待的新星,卻在隔年消失於學術界。兩年後重新出現在世人面前時,她帶著過去未曾接觸過的嶄新研究,再度震驚了全球。

  見對方沒有反應,羅索又故意挑釁:

  「還特地跑來弟弟就讀的學校任職,為了延長他的壽命,連花茶的迷信都老老實實地進行,真不像是學院時期被稱作『冰藍的工程師』的妳阿。」

  「你不也放棄了國家重粒子研究院的導師職務,跑來私立學園當理化兼生物科學老師嗎?」

  瑪格莉特以優雅有禮的笑容反擊。

  得知她在私立星幽學園兼任校醫,是在羅索結束了研究所的約聘,同時被潘德莫尼與國家科學委員會挖角的時候。無視了高額年薪、學術威權、社會地位與完善的研究設備,甚或被封殺的威脅,羅索也寧可與瑪格莉特處在相同資源缺乏的環境下作研究。

  能與妳共事真是令人高興呢,這是他與她再會時的第一句話。

  「誰叫我在世上唯一的對手跑來當個沒沒無聞的校醫,那我待在學術界也毫無意義。雖然當個雜碎們的高中理化老師,確實無法發揮我的才能,幾乎可以說是糟蹋了世間罕有的天才。」

  羅索飲盡杯中漸涼的茶水,將空杯遞給她。

  「不過,能與妳共渡午後時光,這樣的日子也不壞。」

  瑪格莉特接過杯子,動作優美地重新泡了茶。

  「如果是這種安穩平靜的下午茶,我倒是隨時歡迎。」






 

因為我夢到某人在我醒來時說了一句「我想要喝有瑪格莉特味道的水」,於是有這篇衍生。(這是真的

原本是設定成H文,或是直接在Unlight的世界觀下,不過一直沒有什麼題材可以放在學園篇內,就乾脆移過來了。

朋友說這句話很像變態,不過在我心中的羅索就是一個大變態,我還嫌此篇他的變態力不夠明顯呢(咦

果然變成H文的話就不會那麼變態了吧?(咦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