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原創類別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我介紹:
(N),讀法括號N。曾經因為有人忽視全型小括號的存在而情緒失控,當名字重新被包回貝殼般的保護後,才恢復正常的N。常常將悲劇寫成喜劇,而覺得自己活在悲劇之中。創作是為了不辜負靈感大王的厚愛,手中有重重一袋靈感種子,卻因為過度費心照料,開花結果屈指可數。自許有天可以成為優秀的園藝師,目前準備擴張領土。

 

故事簡介:
薇薇是一名飽受精神官能症所苦的年輕女子,長年接受心理治療,一直維持在穩定狀態;直到某日,看見亡弟的幻影之後,病情迅速惡化。她不斷在工作上犯錯,甚至在眾多孩童面前發病,造成上司對她的不信任;另一方面,薇薇的感情世界也因為她有所隱瞞,導致兩人關係疏遠。為了獲得幸福,薇薇決定要拔除心病。
溫蒂是一名不經由其他醫師引薦,就無法會面的神祕治療師,她藏身在邊境的小鎮,秘密地進行心靈手術。溫蒂直接與病人的內心對話,讓病人遺忘形成心病的記憶,在完全接納自己的同時,改變自己的人生。因為舊友的請託,她帶領薇薇走入最隱密的角落,找回潛藏已久的過去。

弟弟帶來的話語,是不幸的預言,還是真相的線索?
代替病人保管回憶的溫蒂,她的身上又藏有什麼秘密?

--這是一篇關於記憶、時間與笨拙地守護的故事。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lnc2012.gztwkadokawa.com/cht/vote-s-269.html

如果路過的人能點進去看、看完發現挺有意思、願意多花個兩秒幫我投票,那就萬分感謝了(跪

 

話說以下是吐槽。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年的冬天很冷,是少見的嚴寒。我們住的地方一向很溫暖,但也紛紛下雪了。
  明說,都是因為溫室效應、地球暖化的關係,氣候變得相當不穩定,就和人心一樣。
  我問說,氣候變遷和人心有什麼關係。
  明笑了笑,若有所思地說,因為地球快要滅亡了。
  我低下頭,沒有回應。明總是不告訴我他心裡真正的結論。我曾要求過,那時他也只是落寞地笑,搖頭說怕我承受不起。從此我就不再多問明什麼了。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跟朋友聊PHOTOSHOP,聊著聊著跑去找其他繪圖軟體的試用版,
openCanvas(簡稱Open-C或開C)就這樣被我帶回家了ˇˇ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邪靈獵人事件圖(參考用)(此圖有縮小,放大圖在相簿。)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巷的哀歌>就是之前投稿校刊,引發許多令人不安事件(?)的小說。
在BLOG打的是校刊版,會這麼說是因為內容似乎跟我的原稿有些許差異,但手稿又被校刊社拿走了,所以只好......

下面的延伸內文可以說是「自爆內幕」,如果不想要破壞第一次看的樂趣,請考慮後再往下看。
如果對於內容有不了解者,可以看內文的解說作為參考。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的夜空沒有月光,顯得格外寂寞。
  「麥洱森先生,可以請您陪我到頂樓吹吹風嗎?
  在瑪蒂朵兒的身旁躺著一名肥胖的中年男子
,雖然表情不大願意,但還是跟她上樓。
  「我有是要和您商量......有關伊稜士。」
  「哦?他答應不在來找妳了嗎?真是太好了。」
  「不,不是的......相反的,我希望您別再來煩我。
  「妳ˋ妳說什麼?」
           *   *   *
  其中一間廂房的嫖客和娼婦正要交易。男方正抽著煙發呆
,女方則是在浴室中洗淨身體。
  「不是說過不可以抽煙的嗎?」包著浴巾走出來的妓女聞到煙味
,皺著眉頭問道。
  男子將煙丟在菸灰缸中。兩人躺在床上纏綿。因為動作過於激烈
,不小心踢到菸灰缸。
  尚未熄滅的先菸滾了出來......。
           *   *   *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生,你要哪位小姐呢?看到第一次光臨的份上可以算便宜點喔!」鴇母拿出相本讓男子挑選,不過對方只是隨意翻閱。
  「有沒有可以和人聊天的?可以談論問題或分享心情的類型。」男子提出這樣的問題,鴇母則是用尷尬的表情回答:「這個......身材火辣或技巧高超的不少,至於健談的小姐,我倒是不清楚呢......」
  「鴇母,我的廂房裡沒酒了......哎呀,是新客人嗎?」一名妓女拿著幾瓶空酒瓶,看見男子時給予對方一個甜美的笑容,男子也點頭回禮。
  「瑪蒂朵兒,妳知道誰比較愛陪客人說話嗎?」
  「不知道。還沒聽過哪個姊妹常談起客人的事。」名為瑪蒂朵兒的妓女無趣地回答,但又笑著說;「不過,我也許會是第一個。」
  「那好,他就交給妳吧?」鴇母收起相本。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伊稜士比往常更早前往花店,卻見店面還是打烊狀態,他本以為還沒開店,但一直等待到上班快遲到,仍舊沒看到瑪薾蒂出現。
  一星期過去,伊稜士感到心灰意冷。
  「唉......果然被拒絕了嗎?沒想到她會這麼不願意見我......」伊稜士垂頭喪氣地走在路上。 
  「今晚去瑪蒂朵兒那哭訴吧......她肯定會笑我。」
         *   *   *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雲遮蔽的明朗夜空,皎潔的月光卻照不進陰暗的巷道裡,更照不進生存在小巷內的人們心中。
  「小寶貝,我明晚再來陪妳玩樂!」一名嫖客喝得醉醺醺,拖著滿身酒臭ˋ搖搖晃晃的向妓女吻別。
  「等你唷!」妓女以嬌嗲的聲音回應,最後還送了一個飛吻。
  妓女目送嫖客離開後,冷漠的表情取代了笑臉。
         *    *    *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