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滿,今天我跟思徒各自有打工,狩獵殭屍就到此結束吧。妳早點回宿舍休息。」明明才下課沒多久,知佳就失去賺錢的熱誠。知佳跟思徒往同個方向離去,留下訝異的小滿。
  「好奇怪,他們這個星期的行為好奇怪...... 」小滿低語:「難道在債款方面發生什麼事,嚴重到不能告訴我嗎?為什麼都自己跑去打工,而且半夜才回來?」
  粗目若有所思的看著遠方,沒有回應小滿的猜測。
  「最近小曆也很少跟我聊天,蘇鐵看到我只是打個招呼,連由詩看我的眼神也有點奇異,」小滿一往壞處想,背景就變得相當陰暗,「我是不是不小心做錯了什麼?」
  粗目還是沒說話。
  「難道說......我對學園已經沒有任何益處,要被迫踢出去了嗎?」她的臉上露出驚慌與不安,陷入自己的絕望中。
  粗目無奈地嘆一口氣:『......不要胡思亂想。』
  但小滿沒有注意到。


  回到宿舍,卻發現空無一人,小滿心中不禁湧起一股驚慌。
  「......說不定大家都到事務所去了,對,沒錯,一定是這樣!」彷彿是刻意說給自己聽,小滿用力地點頭。
  當她全力衝刺到大樓前,發現事務所的門上鎖了,從裂開的玻璃往裡頭看,也沒有任何人在。小滿更是不解。
  「為什麼沒有人?大家都到哪裡去了......」
  小滿在街上晃,無心搜尋殭屍,也不知該往何處去。不知不覺間又走回了學校,雖然沒有目的地,她卻推開禮拜堂的門,看著空蕩蕩的漆黑空間,想起了當時的事。
  「那個時候......我應該死了。」小滿淡然地述說:「要不是遇見知佳跟思徒,我會毫無價值地死去吧?」
  皮鞋輕踩在地板上卻發出響亮的喀喀聲,回音讓小滿感受到自己是孤獨一個人。
  「這段時間,我認識了好多人......鱉甲ˋ由詩ˋ小曆ˋ蘇鐵ˋ理事長ˋ萊卡ˋ乙哥ˋ葬儀社先生......」
  粗目靜靜地聽著小滿以細小的音量數出所有的朋友。
  「......阿芝跟A-LOAN的成員。阿,還有你喔,粗目!」小滿突然轉過頭,對粗目微笑。有點落寞的微笑。
  「其實我早就知道,總有一天會跟大家分開......可是我不希望是現在,我還想跟大家ˋ跟大家......!」珍珠般大小的淚珠從臉頰滑落,連小滿自己都被嚇到了。
  「討厭,我在說什麼阿,就算將來只有一個人,我也必須堅強地走下去。」
  小滿坐在長椅上,整理不穩定的情緒,然而無意間睡著了。


  「.....看到......嗎?」
  「......那邊已經......跑去哪.....!」
  小滿聽見有人在外頭大聲喊叫的聲音,正當她揉揉眼睛往門口瞧時,大門碰的一聲被人用力踢開。
  「阿阿阿,找到了!小滿,我不是叫妳回宿舍,妳跑來這種陰暗的地方做什麼!」知佳的怒氣讓小滿跳起來直說對不起,他拉著小滿的手臂往外走,
  「我們找妳很久了。」思徒迎面走來,臉上的表情也不太高興。
  「看到妳不在房間裡,真的讓我們找的很頭痛!」知佳又補充。
  「咦?咦咦?什麼?到底怎麼回事?知佳跟思徒不是去打工嗎?大家都跑去哪裡了?你們要帶我去哪?」一頭霧水的小滿不斷提問,而兩人頑皮的笑:
  「等等妳就知道了。」

  三人抵達的地方,是一棟年代久遠ˋ外觀華美的高級別墅,雖然目前看來無人使用,顯得非常破舊,但內部卻沒有想像中的髒亂,有人清掃過的痕跡。萊卡站在大門口迎接他們。
  「那個......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滿膽怯地瞄向兩人,他們還是沒有回答。
  走到盡頭一扇大門前,思徒停下來說:「推開它吧。」
  小滿使勁將門推開,發出唧唧的聲音,而門內的世界,卻是小滿從沒料想到的。
  寬廣的室內相當明亮且乾淨,輕快的音樂悠揚在空氣中,挑高的大廳上懸掛著水晶吊燈,四邊的牆壁上佈置滿手工彩帶與氣球,正前方的牆上掛著「祝 紀多滿生日快樂之補償派對!」的布廉,長方形的桌子上擺滿各種美味的食物,正中間放置的是三層大蛋糕,而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一個拉砲,並在小滿進來的同時恭賀:「生日快樂!」
  小滿呆愣在門口,嘴巴一張一合:「阿......阿?什ˋ什麼?」
  「妳還不懂嗎?這是我們為妳舉辦的宴會喔!」知佳得意的笑出聲。
  「可是,為什麼?難道你們......」
  「小滿!生日快樂!對不起,因為這個計畫是秘密進行的,所以我們要對妳隱瞞。不過妳今天就開心地玩,要多吃一點,蛋糕是我做的呢!」小曆衝上前第一個祝福,「鏘鏘!這是我精心挑選的,是一件很適合小滿的洋裝喔!」
  「小滿,把手伸出來。」蘇鐵從懷裡拿出包裝精美的橢圓形小盒子,並叫小滿打開來。
  「項鍊......?」那是一條有圓形墜飾的純銀項鍊,墜飾上雕刻著一朵綻放的玫瑰花。
  「我也有準備禮物喔!」由詩興奮地將禮物遞給小滿,因為沒有包裝,所以一看就知道是一把摺疊式小刀。
  「當小滿跟殭屍戰鬥時,這把刀可以派上用場!」面對由詩的用心,小滿雖然內心感激,也苦笑了一下。
  「......那個,紀多前輩,我們如果空手來會很失禮,所以一起合買了這份禮物。」兔子有點猶豫地走上前,將禮物拿給對方,「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抱歉。」
  「眼鏡女,祝妳......生日快樂!」全有點彆扭的向小滿祝賀。
  「不ˋ不會,別這麼說,兔子妳們也來參加,我真的完全想不到,我非常高興!」小滿燦爛的笑:「對於大家的心意我好感動!」
  當大家都送完禮物時,思徒跟知佳對看了一眼,然後思徒先走過去:「生日快樂,這是我準備的禮物,請妳收下。」小滿接過袋狀的禮物,搞不懂會是什麼東西。拆開一看,竟然是一包枸杞。
  「枸杞中含有維他命CˋB1ˋB2等,跟藍莓一樣,對眼睛很好,而且能防止老化ˋ強化肝腎功能,妳平時也可以把它當零食吃。」思徒解說枸杞的功效。
  「............為什麼是枸杞?」小滿看著手上裝滿紅色果實的袋子。
  「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因為它......」思徒不耐煩地解說。而知佳打斷他的重複說明。
  「又不是老人,吃什麼中藥阿,所以我才說你是笨蛋。」
  「哼,那你又準備什麼特別的禮物?」
  知佳回答不出來,立刻轉移話題:「阿~我肚子餓了,先吃蛋糕吧,吃蛋糕。」
  「喂,你不可以這樣賴掉,知佳!」小曆擋在知佳前面,蘇鐵抓住他的衣領,「該不會你沒有準備吧?」思徒用斜眼看著他。
  「我有啦!」
  「那就快拿出來阿。」 
  面對眾人的催促,知佳十分不甘願的從口袋掏出一漲券子,難為情的將頭別過去,伸出一隻手交給小滿。
  「......『小滿專用跑腿券』?這是什麼?」小滿讀出上面的文字,其他人忍著笑意卻全身發抖。
  「噗哇哈哈哈!這什麼東西阿!赤月,你的腦袋出問題嗎?又不是小學生做給爸爸媽媽的按摩券,你居然送這種幼稚的禮物......哇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全大聲嘲笑,惱羞成怒的知佳給他一記飛拳。
  「謝謝你,知佳。我很高興。」小滿依然溫柔的微笑。
  「.......妳想笑就大聲笑出來阿,反正我也只會送這種不花錢的禮物,比不上其他人。」知佳自嘲的回答。
  「我不會笑你的。有這個,知佳就可以幫我做事了?」
  「嗯,不過只能用一次喔。因為我只做了一張。」
  「好摳!赤月你超摳的!」「知佳你也太小氣了吧......」「哼,果然是寒酸的禮物,還敢說我的不好。 」
  「囉唆!可以讓本大爺免費替你跑腿一次就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你們吵什麼吵阿!」
  小滿看著大家跟知佳的爭辯,內心卻感到相當欣喜,「謝謝大家......」
  「好了,我們來切蛋糕吧!」


  眾人圍著小滿唱生日歌,小滿羞怯的許下三個願望:
  「嗯......首先,希望大家可以每天都過的很快樂!」
  「小滿,妳這個願望太和平了啦。」
  「那麼......再來希望每個人都可以早日還清債務!」
  「......小滿,妳這個又太實際了啦。」
  最後一個願望,小滿閉上眼睛,並沒有說出來。
  「嘿嘿,最後一個是秘密。 」當其他人問起時,小滿笑著回答。




  『希望就算以後大家都分開了,仍然永遠是朋友!』




<FIN>





======哭記======
先為寫太慢一事道歉。對象包括小滿。(沮喪)
因為想省麻煩,所以打算全部寫完再一起貼上來。請無視發文時間。
真的拖太久了,但如果不把這個寫完就不能寫新的。有伏筆喔!(啥)
不知道之前有沒有說過,在寫小滿文之前曾經做過一個夢,夢到小滿希望可以跟A-LOAN當好朋友的事。雖然也有包含我的私心啦......但小滿應該也不討厭他們吧?比起知佳跟思徒。
其實A-LOAN的部分,起初就有打算加進來了。本來是跟第三個願望有關係,後來經過修改,似乎也提不到那點。算了,沒關係,還有機會。本來A-LOAN的禮物是打算讓全送,但又不知道那傢伙會送什麼給小滿(眼鏡布?),而知佳的禮物是一開始就決定好了,蘇鐵跟小曆的也是,但由詩跟思徒倒是中途變了。
後面有點草......但如果再交代太多細節,又會顯得瑣碎。對不起,粗目ˋ理事長ˋ萊卡ˋ鱉甲還有薄荷,我把你們出場的畫面都砍掉了XD"(逃)希望別介意......
不囉唆太多,請大家繼續支持小滿~
(奇怪的結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y 的頭像
Nighty

=The.Words.of.Nighty=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