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本篇內容主要以腦內翻譯+妄想補完構成,並參照網路翻譯機,準確度=???,翻譯不能的部分由本人自行發揮,若與原故事有所出入,乃屬正常情形,請安心食用。(?)
  

  「知佳-!思徒-!」
  --眼鏡女在哭泣......
  全倒在地上,身上潑滿鮮紅色的液體,聽見小滿跪坐在地上大哭;而修司跟兔子在一旁爭論不休。
  --那是......修司和兔子。他們在說什麼......?
  --怎麼,修司看我的視線感覺好冷淡......
  --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
  全反坐在沙發上喃喃自語,皺著眉頭思索該如何下筆。
  「阿--!完全寫不好啦!」他惱怒地撕毀信紙,抓狂似的大吼。
  「怎麼了,全?」兔子注意到他的不正常,關心地問。
  「唔哇!兔子!」突然有人湊近,被嚇到的全本能把東西藏起來。
  「爲什麼?你在隱藏什麼?」有點不高興。
  「呃......這個也沒有什麼......」支吾其詞。
  「......是想見眼鏡女的信--不、不是有什麼奇怪的意圖啦!吶,就是感謝OK繃的事罷了!」慌忙解釋。
  「什麼的或者這樣的.......」看見兔子不信任的表情,全的聲音愈來愈小聲。
  全忽然想到什麼,興奮地衝向兔子:「兔子,妳代替我寫信好了!明天晚上九點,在高架橋下面等!」
  「啥啊!?」非常驚訝。
  「妳可以寫的很好吧!那麼就拜託妳囉!」
  「等等、全!!」
  全一說完就開心地跑走,留下不甘願的兔子。
  「..........爲什麼要我做......」



  『前略。紀多 滿小姐:
     明日戌之時,請妳一人前來在高架橋下等候。
                     草筆  犬走 全』
 

  『決鬥書,似乎是這樣呢。』知佳和思徒異口同聲地說。
  「爲為爲為什麼全要寄決鬥書給我呢!?」閱讀完信的小滿一臉不安,聽見兩人那麼說更是慌張了。
  「哪知道--妳對全做了什麼嗎?」
  「對OK繃的事情有所不滿吧?」
  「那麼,明天狩獵殭屍就九點在高架橋下start吧。」知佳爽朗的提議。
  「說的也是,這個方法好。」思徒也由衷贊同。
  「你們這些人是鬼嗎--!!!爲什麼你們難得會意見相同?!」看到同伴幸災樂禍的態度,小滿幾乎快被他們氣哭了。
  「.......不管怎樣,要慎重的拒絕,用生病當藉口好了......」


 
  A-LOAN的事務所瀰漫著熱騰騰的食物香氣,從鍋內傳來「咕嚕咕嚕」的燉煮聲,全正嚐試著湯頭的味道。兔子看見便問他為何突然做起料理,全回答他收到眼鏡女的回信:
  犬走 全先生:
     關於您難得的邀請,現在健康狀況低下,必須提早就寢,
     因此明天我無法前往。真的非常抱歉。
                    紀多 滿  上』

  「眼鏡女最近身體不太好......是感冒了嗎--但就算沒怎樣,也是不好的病吧......?」
  『............什麼嘛,居然這麼介意......』。兔子一面閱讀信件,一面聽著全的關心話語,心中有股黑色的情感在翻騰著。
  「今天晚上我要帶慰問品過去,妳幫我寫回信。」
  「啥啊!?就說了爲什麼是我.......!?」又來了,不可置信。
  「現在我的手不能離開阿。」理所當然地。
  「作為慰問品的,什麼水果或者鮮花的不就可以了嗎!?」兔子被他的回答給氣炸了。
  修司剛好在兩人爭執著正激烈時進來,隨性發出的口哨聲吸引了兔子的注意。
  「......哎呀,是修司阿......」
  修司在這一天看見了鬼神。



  『前略。紀多 滿小姐:
     今天傍晚我將會前往府上,請妳等候我的拜訪。
                      草筆 犬走 全』

  『夜襲,似乎是這樣呢。』知佳和思徒異口同聲地說。
  沒預料到自己的計謀失敗,反而要更早面對全,小滿臉上的汗珠比剛才更多了。
  「嘛阿,妳會怎麼樣我是沒興趣啦,不過妳還是要好好地工作啊,跑腿的!」
  「快點用死神之眼搜尋殭屍吧。」兩個人完全不在乎。
  「你們要保護我啦--!!!」哭怒不得。
  「嗚嗚......沒有人性......」打從心底感到悲哀的小滿只好乖乖照他們的話做:「六點鐘方向有一隻殭屍啦......」
  「好耶!來啦!!」聽見指示後,一眨眼知佳跟思徒就衝出辦公室了。
  「好快!!」



  「在這啦!殭屍!」
  知佳舉起武士刀,正準備揮下時,有個黑影飛快地衝向前,早一步擊殺獵物。
  「!!!全!」
  「你像鮪魚一樣遲緩阿,赤月!」
  「什麼啊你這傢伙!不是要去小滿那裡嗎!」
  「暫停狩獵殭屍之類的話,可是沒有說過的啊!」
  修司趕上後發現沒有必要出場了,而兔子才剛追上大家。
  「嘿咻。她應該還沒睡,要趕在這個變冷前去探望眼鏡女......」全從頭上拿下鍋子。
  「探望?」
  「什麼阿,她的身體很健壯阿。」兩人不知道小滿的回信內容。 
  「話說回來,這個鍋子是什麼?」
  「跟、跟你沒有關係......!」很緊張。
  「哦!肉餡洋白菜捲!」是知佳愛吃的料理之一。
  「正好有點餓了,那我開動啦--!」
  「我也要。」
  兩人開心地吃下菜捲,全大聲暴怒:「阿啊!你們這些傢伙不要隨便吃掉啦!」
  「終、終於追上了......!」小滿從遠方跑來,「真是的......無法平靜地--呃!ㄑㄩ、全!?」小滿本想好好喘息,卻遇見現在最不想碰到的人。
  「......嗨啊,眼鏡女。這、這是給妳的.........」轉頭掩飾害羞,全裝作平常地將鍋子遞上。
  眼前的景象震懾了小滿--知佳跟思徒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狀態,還吐出一地不知是否為血的紅色液體。
  「知佳!!思徒!!」
  「......啊?他們爲什麼會倒在地上?」全滿臉疑問,修司冷靜的回答:「不是吃了學長的料理的關係嗎?放入了什麼怪東西吧。」
  「咦?」全回想自己的食材:「但我是聽兔子說的『對身體好.變成元氣』的食材.......像是大蒜、生薑鹹梅、新鮮鱉血、........etc.」
  「........的吧。」小滿細語,全沒有聽清楚:「......咦?」
  「奇襲之類的......如果對我有恨意,直接瞄準我不是就行了嗎?」受到刺激的小滿跪在地上。
  完全被誤會的全立即澄清:「恨意!?怎麼會偏離成這樣!!」
  淚流滿面的小滿轉過頭:「不敢坦承是自己做的......卑怯者!」
  --『卑怯者!』
  --『卑怯者!』
  --『卑怯者!』
  --『.........!』
  --『.........!』
  --.........
  全受到強烈的打擊,作了那麼多的努力,只想提升眼鏡女對自己的好感,但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形象卻是慘不忍賭。全再也支持不住,無力地往後傾倒,手上的鍋子掉落在地,湯汁撥了一身都是,但完全白化的全已經不在乎那些了。

  「期望落空了呢,學長。兔子也是。」
  「我才沒有做壞事!即使是信也好好地寫了!」兔子大聲抗議。
  「不......妳的表達方式嘛......」修司有點不敢茍同。
  「即使是對身體好的食材也告訴他了!」再度反駁。
  「算了。個別來看好像有哪裡搞錯了.......」



  在那之後,經過修司的說明,小滿的誤會才解開了;但是,昏死的全超過兩天都沒有回神--............


  █END█




=*=*=*=
其實我很認真用網路翻譯,一個一個五十音慢慢打呢.......
可是翻出來的東西常常會很奇怪XD
所以說文章到底是否正確,我還是要採保留態度。

看到官方同人有這麼有趣的故事,我整個超開心的XD
CRUMBLE是「碎裂、崩潰」等意思,兩個是全造成的,第三個就是小滿粉碎的XD
小滿粉碎了什麼東西,這樣的雙關,跟原作有應和到呢XD(卡爾梅拉的核心)
相簿那張全也是因為熱愛太涨而冒出來的XDDD
好萌阿!全的一舉一動都充滿了對眼鏡女孩的愛,好多萌點啊!!(炸)
真期待原作的全何時會重出江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y 的頭像
Nighty

=The.Words.of.Nighty=

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